联报网 >> 宁夏 >> 新闻 >> 社会新闻
>> 热点推荐
高峡出平湖 长江三峡和巫山小三峡旅游七月变脸

清华大学代表中国参加国际空间法模拟法庭竞赛

内容充斥着暴力色情 别让“口袋书”害了孩子

北京高招统一咨询取消无疑 各校自行组织咨询会

河南省建成全国第一套硬币清分系统

河北农妇五胞胎满周岁 “五胞胎”领出生证

陕西府谷县“水门事件”追踪:谁是幕后指使人?

印钞工人偷盗成品人民币 建国首起窃币案告破

 

  相 关 报 道  
 
  相 关 专 题

 


人民网地方网

贺兰山东麓国家级生态保护区一林带惨遭砍伐

2003年3月27日10:18

砍树者将被砍的林木拉走
    

    本报讯(记者杨宗惠 武立真)锃亮的板斧挥刃21龄的树木,12公里长的公路两侧碗口粗细的榆树、杨树纷纷倒地,惨遭厄运的8万多株树木小山似地堆集在银川交通部门小口子林管所周围……这是记者昨天下午在贺兰山脚下亲眼目睹的咄咄怪事。

    银川市沿山公路西、新(市区)小(口子)线北侧近100万株林木,是贺兰山东麓个人投资生态建设第一人、俊山公司老板马俊德1982年以来投资300多万元、奋战20个春秋编织的一道宽55米、长12公里的“绿墙”。

    3月18日下午,马俊德发现自己4公里长的树木被小口子防护林管理所组织人员砍伐,便火速赶到该所要求立即停止砍伐。所里的两位负责人答复:是银川市交通局让砍的。当西夏区有关部门向银川市交通局电话查询时,对方说不知此事。

    心急火燎的马俊德紧接着又先后找到镇北堡镇政府负责人、镇土地水务站站长,并拨打110报案,但均被各方面推来推去。气得直跺脚的马俊德眼睁睁地瞪着路边的树木一棵棵被毁。

    记者在现场看到:几十号民工仍在砍的砍,拉的拉,随意选取10米多长的林木细数,被砍的树竟达30多棵。小口子防护林管理所一位姓余的负责人当着记者的面告诉马俊德:没有什么砍伐审批手续,滚出去,想到哪里告就到那告去,就是告到国家林业部也白搭。这位负责人还说,砍树是因为榆树压了松树。马俊德介绍,去年看到有人在他的林地栽种松树时,认为种树是好事,就没有拦挡,谁知却落了这么个下场。让马俊德想不通的是,就连他在自己的林地移栽十来棵榆树都要到有关部门审批,但防护林管理所凭什么连声招呼都不打,几万棵树说砍就砍。

    早在多年前,马俊德就取得了在这里开荒种树的土地使用证和林权证。西夏区一陈姓法律工作者告诉记者,这里不仅是三北防护林的组成部分,还地处贺兰山东麓国家级生态保护区,树木砍伐的审批手续特别严格。此事严重违反了《森林法》、《草原法》、《防沙治沙法》等,至少也属明显民事侵权行为。

    “这些树我死后肯定带不走,但只要还有一口气,我就一定要讨个说法。”马俊德不信找不到说理的地方。

     

3月26日,马俊德的林木还在被人砍伐着
被砍伐的林木堆积如山

作者:照片均本报记者王猛/摄

 

  参 加 讨 论
  留 言


关于我们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

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,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

E_mail:unn@peopledaily.com.cn

电话: (010)65368382 (010)65368380